多星宝——14年老牌专业生辰八字测算八字测算,财运,婚姻,事业,100%精准惊人!
生辰八字测算_八字测算【精准】婚姻财运命运事业运势_多星宝
多星宝生辰八字测算十四年品质信誉保障
多星宝已为 31941462 人精准测算八字
八字测算行业领导品牌
生辰八字测算_八字测算【精准】婚姻财运命运事业运势_多星宝 生辰八字测算_八字测算【精准】婚姻财运命运事业运势_多星宝
当前位置:生辰八字测算 > 微信文章 > 八卦娱乐 > 【连载】我的中年危机(十):走进心底的人

【连载】我的中年危机(十):走进心底的人

来源:多星宝
发布时间:2019-10-22 11:32:41
阅读量:8424      手机版

张大姐负责的“我行我素”栏目,每一期需要邀请一位时尚界或娱乐界名人,聊自己的故事。原定这一期的那位姚姓主持人,被牵扯到一场权钱交易的黑幕里,逃去了美国。本打算让下一期的二线演员顶上来,她又临时去了加拿大拍外景,前天才刚刚回到北京。

  我已经跟印刷那边沟通过,晚两天交稿,他们保证按时出刊,但主编坚决说这是工作事故。奚梦瑶T台摔倒也算是严重的工作事故吧,镁光灯下的她,摔在全世界人的眼前。她都能被原谅,为什么我们不行?

  人到中年,我知道没有解释的必要。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我只能和张大姐加班加点,赶稿定稿。

  熬了大半个通宵,总算赶在第二天下班之前,把整理好的稿件发给了主编大人。她没有回复只言/语,我隐约感觉到压力。

  主编的“权力”不小,我们都知道。因为,她跟大boss的关系不一般。
  生长于江南水乡,我打小就觉得女人应该柔情似水小鸟依人。所以,心情好的时候,我总是喜欢亲亲抱抱举高高。即使已徐娘半老,因为有李迹宠着,我仍然觉得自己还很年轻。

  但最近,我心力交瘁。李迹说,要不就让两个孩子去学校寄宿。我知道他是带着情绪说的这话,思考了一下,我倒觉得这是个好主意。

  他们兄妹写作业的时候,外婆经常去打扰。加上孩子的数理化越来越难,李迹没工夫,我渐渐应付不过来。

  寄宿的事情,倒是很顺利。交钱办卡,两个孩子也不抵触,反正周末还能回来。只是栾雅放心不下外婆。

  “妈妈,一定交代外婆别出去买菜。我担心她会走丢。”栾雅再三嘱咐。

  女儿的话,很快就应验了。

  那是一个雾霾沉沉的周三。下班回到家,屋里冷清清的,厨房里的灯开着,妈妈却毫无踪影。

  我找遍小区里的小卖部和健身区,又跑到她的老房子,都没有。我一边忙乱地给李迹打电话,一边往批发市场方向去找。妈妈喜欢去那儿买菜,说是又便宜又新鲜。

  在批发市场的东南角,我看到了她。她穿着棉拖鞋,拎着几把香葱和一盒平菇,正迷茫地四处张望。

  “妈,不是让你别出来买菜嘛!你吓死我了!”我眼泪都要出来了,接过她手里的菜,挽住她往家走。

  “忽然想不起来该走哪条路了。”她说,“天黑沉沉的,在家里闷得很,就想买了蘑菇给你做汤。我觉得是在老家同里,想顺着河回家,没看见河。”

  妈妈一直讲究,出门都要收拾打扮好,照照镜子看是否得体。如今,她穿着棉拖鞋就出了门,还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迷了路。

  “我年轻时候就路痴。跟你爸出门,他不管我,甩开胳膊走,我只能紧跟着,怕自己丢。”她突然像少女一样羞涩起来,“我曾跟吴文生一起去过苏州,他总是走得很慢,还让我走在路里边。”

  把妈妈一个人留在家里,是再也不可能的事情了。我找了一家相对较近的看护所,早上送她过去,下班接她回来。虽然费用不菲,倒是放心多了。

  可是,妈妈很不喜欢这个安排。我每天都得哄着她,编各种借口,使各种花招。这比孩子小时候送去幼儿园难多了。

  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,我想试试,吴文生是不是那个系铃人。或许,他能让我妈神志清晰,也未可知。

  “你那个同学,陈阳,是不是同性恋啊?”晓薇给我发了条语音。

  “......怎么可能!”我在句末加了好几个惊讶的表情。

  “上次来我家吃饭,我穿得那么性感,可他只是在我嘴唇上轻轻一吻。后来他几天才联系我一次,都讲些无足轻重的话。”晓薇说。

  晓薇开放,觉得爱不爱这事,身体最清楚。不上床,哪知道合适不合适;没有性,怎么样的爱都是耍流氓。

  而且,多年来,她来之能战战之能胜。她看不上的男人,连她的手都别想碰到;她喜欢的男人,不推倒会遗憾很久。

  陈阳是她想推倒却没做到的,所以她严重怀疑他是同性恋。

  “给他点时间。可能他比较慢热吧。”我说。

  “姑娘我没有那么多时间!我不缺男伴,找他是想认真地谈恋爱结婚的。行就行,不行拉倒,别耽误本姑娘寻欢作乐。”她夸张地叫。

  “你决定吧。真没耐心了你就跟他摊牌。”不知怎的,我竟然有点小开心。

  几天之后的晚上,陈阳和我坐在星巴克的一个小角落里。邻桌的一群少男少女,正在庆祝谁的生日。

  万圣节将至,窗台上摆了好多小南瓜,篮子里各种穿着巫师装的布偶。几盆水仙娇艳地开放,阳光照在花盆底部白花花的石子上。

  北京果然是国际化大都市。圣诞节、万圣节、情人节,装饰得跟国外一样隆重。

  是我约的陈阳。自从那天一别,我们再没见过面。中间我们通过一次电话,他告诉我他新的工作室地址。微信上发过几条消息,都是不咸不淡的聊天:哪儿有好吃的餐馆啦,带外地朋友去什么地方比较好啊之类。

  我说要请他来家里吃饭,一直没有成行。这段时间,我忙得像陀螺。

  今天约他,不是为了叙旧情,而是想让他帮我打听那个吴文生的下落。陈阳的父母和家人,都还在老家。

  我看见陈阳穿过门口的长廊进来,就朝他挥挥手。他笑着,径直向我走来。

  我尽量言简而意赅,免得他误会我约他的目的。

  可是说着说着,我忍不住哭起来。想到我的妈妈,带着秘密生活了半辈子,为了我,她放弃了爱情,和一个已经没有了感情的人,住在一个屋檐下,我就觉得心酸。

  他把椅子挪过来,坐在我旁边,轻轻拍着我的背:“确实很悲哀。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,是人生最大的悲哀。她真是做错了选择。”

  “她能怎么选择?”我为妈妈辩解,“一边是我,一边是爱情。”

  “她可以同时选择你和爱情的。”

  “那我爸爸怎么办?”

  “离婚啊。跟我一样。我跟前妻离婚后,我们两个都更快乐。长痛不如短痛。”他说。

  “不说这些了。”我想结束这个沉重的话题。

  “我会想办法打听的。如果这个人还在同里,相信能找到他。就怕他已经搬离多年。”陈阳安慰着我,“你别太操心,今天看你憔悴了很多。”

  他随手帮我把一绺头发夹到脑后。

  这么暧昧的举动,吓了我一大跳。我抬起头,陈阳的眼神温暖又深情。我的心开始咚咚跳起来,这样的男人,怎么会是同性恋?

  “你跟晓薇怎么回事?听说你不太热情呢。”我想着怎么开口比较好。

  陈阳的眼神黯淡下来:“栾雅,我没办法对一个人那么快动感情。晓薇确实很好,火辣、热情。但我跟她,好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  “可是,你难道不想找个人,组个家庭吗?我们这个年龄,都希望能安定一些的。”我承认我很俗气。

  “我无所谓结不结婚,有没有家庭。我只想要能走进我心底的人。”他深深地看我。

  我的心一下子就乱了。那种乱,那种幸福又害怕的感觉,搅得我坐立不安。

  是时候结束这场见面了。否则,我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一切,都有可能发生......

  大悦城外面,人来人往。

  大家都行色匆匆,各自怀着心事。单身的戴着耳机,手插在兜里。偶尔一两个结伴而行的,低声在交流着什么。

  我好像有些失聪,只看见黑压压一阵阵人流,却自动屏蔽了城市的喧嚣。陈阳走在我身边,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仿佛我们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穿越过来的人,看着周围的繁华和时尚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“谢谢你过来见我。”我说。

  “跟我还客气。”

  对面有个女人走得急,陈阳伸手揽了我一下,才避免被她撞个满怀。可是这一揽,我就完全在他怀里了。

  【未完待续】

  沐儿

  专栏作者

  十点读书签约作者

  旅居欧洲的汉语教师

  喜欢瑜伽和徒步

  走过三十多个国家

  已出版《世间唯有我的达西先生》

  沐儿新书

  《幸福需要的钱,远比你想象得少》

  当当、京东热卖中

  扫描长按二维码

  进入当当购买页面

【责任编辑:蒋婷婷】

最新内容
推荐内容
我要评论

抱歉,您尚未登陆不可评论,立即登录
每次评论可获得 积分+5 ,积分可提升等级、换取特权!

Copyright © 2017 - 2110 多星宝 版权所有